從美國牧業看中國機會

在國內外引起巨大喧囂的“死豬江葬”事件在3月下旬終于有了說法,CCTV焦點訪談中一位教授的話引起我的注意,“養豬行業是一個低利潤、高風險的行業”,他建議將散戶養殖變成集中養殖。因為近幾年投資牧場的經歷和前段時間對美國奶牛行業的一次考察,讓我對此深有同感。

我們所參觀的加州圖萊里五大牧場和威斯康星州格林貝附近的兩大牧場,都是大牛棚集中廄養,規模小的有三四千頭,大的有上萬頭。

在加州圖萊里,考察過程實際上就是圍繞這個小鎮轉了一圈。美國朋友告訴我們,這周邊共有大小牧場300多家,奶牛存欄數超50萬頭,在美國,奶牛存欄數是指“擠奶牛”,而我們國內通常所說的存欄數是大牛加小牛一起算,因此50萬頭“擠奶牛”再加上小牛總數應該是近100萬頭。

東道主還帶我們參觀了兩個規模上萬頭、三個規模四五千頭的牧場。這里牧場的密集度遠遠超出我們想象;而且很多就在公路邊上,牧場與牧場相鄰,而中國規定牧場必須遠離公路500米,相互之間必須間隔3公里。

同行專家介紹,這是因為兩國防疫制度不同,中國是企業防疫制度,而美國是國家防疫制度,因此美國牧場主承受的防疫壓力要比我們小。

這些牧場,歷史短的有20年左右,長的有90年左右。在物權法嚴格的美國,要改變其產權是不容易的,這也是目前美國牧場布局密度較大的原因之一。相比之下,中國牧場剛剛起步,科學規劃很有必要。

美國牧場的集中還造就了完善的牧場社區配套服務系統。大牧場中,除了擠奶間有五六個人在忙碌外,其余地方很少見到人。牛生病、配種、生小牛、牧場設備故障都靠社會配套服務完成,一個電話,專業人員馬上就到。

中國自2008年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之后,萬頭大牧場概念受到追捧,有評論認為這樣存在很大風險,專家也提到過浙江嘉興的豬遠遠超過該地區環境承載量。從美國的經驗看,牧場是否過密,關鍵在于周邊牧草飼料的供給是否充分。美國牧場總體發展趨勢是數量逐年減少,單個牧場規模在擴大。

因為加州年平均氣溫較高,不少牧場建筑簡單,只有頂篷,沒有墻體,相應配套設施也很簡單,不少牧場支架鐵銹斑斑,一些牧場的牛糞處理都是在露天的大溝里發酵,溝底下也沒有鋪墊防滲透膜,發酵后的牛糞通過固液分離處理,固體用于鋪墊牛床,液體再通過管道噴散周邊農田,異味很大。這種處理方式在國內環評肯定通不過。

這樣看來,國內鮮奶價格比美國貴40%以上,原因很明顯:我們的牛和設備是從國外進口的,牧場建設要求又高,其結果是成本必然高于國外。

值得一提的是,美國牧場的管理很嚴格。所以我的直感是:現代牧場管理不是比投資更多、設備更先進、牧場建設更漂亮,而是比內在的管理。我們參觀的這幾個牧場,平均每頭奶牛年產奶量在12噸左右,在國內年產10噸的牧場都很少見。

轉道威斯康星州,氣溫驟然變成零下10攝氏度。這里也是美國奶牛養殖大州,擠奶牛達120萬頭,占全美的八分之一。我們在該州格林貝附近考察的第一家是玫瑰湖牧場,該牧場擁有擠奶牛5000頭,小奶牛約5000頭,周邊有飼料地4萬畝,員工包括家人在內共100人,經營范圍包括牧場和農場。

玫瑰湖牧場建設風格是國內常見的隧道通風牛舍,即長條型,兩頭開門通風,每個牛舍存牛2000多頭。該牧場已有67年歷史,從一間簡易的牛舍發展成今天具有現代感的大牧場。整個牧場布局合理,三排牛舍,擠奶間與行政辦公樓聯在一起,旁邊是沼氣發電和牛糞固液分離設備,直觀感覺這里牧場規劃、建設、管理、現代感均強于加州。

第二個是羅森代爾牧場。這家牧業公司在康州共有幾個規模不同的大牧場,羅森代爾是其中的一個。規劃非常漂亮,從正面看像一個工廠。牛舍建筑風格也比較獨特,被稱為“橫溫式牧場”。“橫溫式牧場”與“隧道式”不同之處是橫向通風,所以牛舍比一般牛舍寬。羅森代爾有兩個長419米、寬128米的大牛舍,每個牛舍可存牛4400頭,分別間隔為擠奶牛、待產牛、病牛房、產房等。

上面兩個牧場中,玫瑰湖牧場有一個沼氣發電廠,裝有2000千瓦發電機組二臺;羅森代爾牧場也有自備小電廠,但卻是靠天然氣發電。所發的電由國家電網全部收購,每度電收購價是8美分,牧場自用電屬工業用電,每度電5.5美分。

參觀美國牧場,我們做PE投資的最關心的是牧場投入產出問題。羅森代爾負責人籠統介紹每頭牛年產效益1500美元左右,這個效益不錯了,因為這里鮮奶價只是國內的55%左右。

美國是世界上重要的農業國家,土地資源豐富,種植業和畜牧業都很發達。奶業在美國畜牧業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在所有畜產品銷售收入中奶業位居第二,僅次于肉用牛。2012年美國乳制品貿易順差在12億美元左右,主要出口品種是脫脂奶粉,其次是奶酪和乳糖。美國牛奶的增產幅度雖然不大,但絕對量很大,對國際乳制品市場的價格產生較大影響。

目前中國奶牛存欄數已超過1440萬頭,生鮮乳產量在3810萬噸,約占全球總量的6%,居世界第三,但人均奶類占有量僅為27.3公斤/年,只有全球水平的25.5%。

在2008年之前的10年中,中國奶業處于高速發展時期,生鮮乳產量的年平均增長率是17.4%,而自2008年發生“嬰幼兒奶粉”事件至今,中國奶業發展速度明顯放緩,生鮮乳產量年均增長率驟降到2%左右。

中國的奶牛養殖規模化程度偏低,雖然一些大型牧場的奶牛單產水平已突破8噸,但飼養成本偏高、利潤偏低、成本優勢已不存在,原料奶收購價格卻大大高出全球平均價格,導致近四成的乳品加工企業處于虧損狀態,甚至導致部分乳品企業越來越依賴進口奶粉。

并且,國內自2008年三聚氰胺奶粉事件后,乳企還陷入誠信危機。一方面是“放心奶”的缺失,另一方面是成本偏高,中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奶粉采購國,最近澳大利亞大部分超市和藥房都限購奶粉,香港也推出了史上最嚴厲的“限購令”,而新西蘭干旱可能導致奶粉減產,這些都已經將中國推上了大力發展自己的放心奶的唯一的自救之路。

此次參觀美國牧業,發現一些做法值得中國借鑒:

一是不能一味追求高精尖。我國奶牛養殖業目前正從“奶農+奶站”模式向大牧場方向發展,實際運作中應該從各地實際情況出發,以市場為導向,講究投入產出,努力降低鮮奶成本,使奶制品在國際市場中具有競爭力,千萬不要一味追求高精尖,花費巨大精力和財力去搞形象工程。

二是從企業防疫走向國家防疫。因為國家防疫措施比企業防疫更加宏觀有效,具有更為嚴格的強制性,范圍也更廣泛,雖然需要支付一定的補貼,但會帶動更多的投資者大膽投資牧業,從而推動國內牧業的發展。

三是要大力發展中國牧業的相關產業鏈。國內牧場今天很難享受美國牧場那種社會服務,從而投資成本增加,效率自然降低。牧場產業鏈太長,一個環節出了問題,都會成為公司自身難以應付的大問題。我們應該學習美國牧業大力發展牧業相關產業鏈,如種牛種精、獸醫防疫、飼料種植加工、小牛接生和飼養等。

四是應發展牧場裝備業。目前國內不少牧場裝備依靠進口,如擠奶設備、牛糞處理設備、草場特殊農機具等,這是國內牧場投資大的原因,我們國內應該大力發展牧業相關的產業,這也是國內PE和VC行業可以瞄準的投資機會。


從美國牧業看中國機會

在國內外引起巨大喧囂的“死豬江葬”事件在3月下旬終于有了說法,CCTV焦點訪談中一位教授的話引起我的注意,“養豬行業是一個低利潤、高風險的行業”,他建議將散戶養殖變成集中養殖。因為近幾年投資牧場的經歷和前段時間對美國奶牛行業的一次考察,讓我對此深有同感。

我們所參觀的加州圖萊里五大牧場和威斯康星州格林貝附近的兩大牧場,都是大牛棚集中廄養,規模小的有三四千頭,大的有上萬頭。

在加州圖萊里,考察過程實際上就是圍繞這個小鎮轉了一圈。美國朋友告訴我們,這周邊共有大小牧場300多家,奶牛存欄數超50萬頭,在美國,奶牛存欄數是指“擠奶牛”,而我們國內通常所說的存欄數是大牛加小牛一起算,因此50萬頭“擠奶牛”再加上小牛總數應該是近100萬頭。

東道主還帶我們參觀了兩個規模上萬頭、三個規模四五千頭的牧場。這里牧場的密集度遠遠超出我們想象;而且很多就在公路邊上,牧場與牧場相鄰,而中國規定牧場必須遠離公路500米,相互之間必須間隔3公里。

同行專家介紹,這是因為兩國防疫制度不同,中國是企業防疫制度,而美國是國家防疫制度,因此美國牧場主承受的防疫壓力要比我們小。

這些牧場,歷史短的有20年左右,長的有90年左右。在物權法嚴格的美國,要改變其產權是不容易的,這也是目前美國牧場布局密度較大的原因之一。相比之下,中國牧場剛剛起步,科學規劃很有必要。

美國牧場的集中還造就了完善的牧場社區配套服務系統。大牧場中,除了擠奶間有五六個人在忙碌外,其余地方很少見到人。牛生病、配種、生小牛、牧場設備故障都靠社會配套服務完成,一個電話,專業人員馬上就到。

中國自2008年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之后,萬頭大牧場概念受到追捧,有評論認為這樣存在很大風險,專家也提到過浙江嘉興的豬遠遠超過該地區環境承載量。從美國的經驗看,牧場是否過密,關鍵在于周邊牧草飼料的供給是否充分。美國牧場總體發展趨勢是數量逐年減少,單個牧場規模在擴大。

因為加州年平均氣溫較高,不少牧場建筑簡單,只有頂篷,沒有墻體,相應配套設施也很簡單,不少牧場支架鐵銹斑斑,一些牧場的牛糞處理都是在露天的大溝里發酵,溝底下也沒有鋪墊防滲透膜,發酵后的牛糞通過固液分離處理,固體用于鋪墊牛床,液體再通過管道噴散周邊農田,異味很大。這種處理方式在國內環評肯定通不過。

這樣看來,國內鮮奶價格比美國貴40%以上,原因很明顯:我們的牛和設備是從國外進口的,牧場建設要求又高,其結果是成本必然高于國外。

值得一提的是,美國牧場的管理很嚴格。所以我的直感是:現代牧場管理不是比投資更多、設備更先進、牧場建設更漂亮,而是比內在的管理。我們參觀的這幾個牧場,平均每頭奶牛年產奶量在12噸左右,在國內年產10噸的牧場都很少見。

轉道威斯康星州,氣溫驟然變成零下10攝氏度。這里也是美國奶牛養殖大州,擠奶牛達120萬頭,占全美的八分之一。我們在該州格林貝附近考察的第一家是玫瑰湖牧場,該牧場擁有擠奶牛5000頭,小奶牛約5000頭,周邊有飼料地4萬畝,員工包括家人在內共100人,經營范圍包括牧場和農場。

玫瑰湖牧場建設風格是國內常見的隧道通風牛舍,即長條型,兩頭開門通風,每個牛舍存牛2000多頭。該牧場已有67年歷史,從一間簡易的牛舍發展成今天具有現代感的大牧場。整個牧場布局合理,三排牛舍,擠奶間與行政辦公樓聯在一起,旁邊是沼氣發電和牛糞固液分離設備,直觀感覺這里牧場規劃、建設、管理、現代感均強于加州。

第二個是羅森代爾牧場。這家牧業公司在康州共有幾個規模不同的大牧場,羅森代爾是其中的一個。規劃非常漂亮,從正面看像一個工廠。牛舍建筑風格也比較獨特,被稱為“橫溫式牧場”。“橫溫式牧場”與“隧道式”不同之處是橫向通風,所以牛舍比一般牛舍寬。羅森代爾有兩個長419米、寬128米的大牛舍,每個牛舍可存牛4400頭,分別間隔為擠奶牛、待產牛、病牛房、產房等。

上面兩個牧場中,玫瑰湖牧場有一個沼氣發電廠,裝有2000千瓦發電機組二臺;羅森代爾牧場也有自備小電廠,但卻是靠天然氣發電。所發的電由國家電網全部收購,每度電收購價是8美分,牧場自用電屬工業用電,每度電5.5美分。

參觀美國牧場,我們做PE投資的最關心的是牧場投入產出問題。羅森代爾負責人籠統介紹每頭牛年產效益1500美元左右,這個效益不錯了,因為這里鮮奶價只是國內的55%左右。

美國是世界上重要的農業國家,土地資源豐富,種植業和畜牧業都很發達。奶業在美國畜牧業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在所有畜產品銷售收入中奶業位居第二,僅次于肉用牛。2012年美國乳制品貿易順差在12億美元左右,主要出口品種是脫脂奶粉,其次是奶酪和乳糖。美國牛奶的增產幅度雖然不大,但絕對量很大,對國際乳制品市場的價格產生較大影響。

目前中國奶牛存欄數已超過1440萬頭,生鮮乳產量在3810萬噸,約占全球總量的6%,居世界第三,但人均奶類占有量僅為27.3公斤/年,只有全球水平的25.5%。

在2008年之前的10年中,中國奶業處于高速發展時期,生鮮乳產量的年平均增長率是17.4%,而自2008年發生“嬰幼兒奶粉”事件至今,中國奶業發展速度明顯放緩,生鮮乳產量年均增長率驟降到2%左右。

中國的奶牛養殖規模化程度偏低,雖然一些大型牧場的奶牛單產水平已突破8噸,但飼養成本偏高、利潤偏低、成本優勢已不存在,原料奶收購價格卻大大高出全球平均價格,導致近四成的乳品加工企業處于虧損狀態,甚至導致部分乳品企業越來越依賴進口奶粉。

并且,國內自2008年三聚氰胺奶粉事件后,乳企還陷入誠信危機。一方面是“放心奶”的缺失,另一方面是成本偏高,中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奶粉采購國,最近澳大利亞大部分超市和藥房都限購奶粉,香港也推出了史上最嚴厲的“限購令”,而新西蘭干旱可能導致奶粉減產,這些都已經將中國推上了大力發展自己的放心奶的唯一的自救之路。

此次參觀美國牧業,發現一些做法值得中國借鑒:

一是不能一味追求高精尖。我國奶牛養殖業目前正從“奶農+奶站”模式向大牧場方向發展,實際運作中應該從各地實際情況出發,以市場為導向,講究投入產出,努力降低鮮奶成本,使奶制品在國際市場中具有競爭力,千萬不要一味追求高精尖,花費巨大精力和財力去搞形象工程。

二是從企業防疫走向國家防疫。因為國家防疫措施比企業防疫更加宏觀有效,具有更為嚴格的強制性,范圍也更廣泛,雖然需要支付一定的補貼,但會帶動更多的投資者大膽投資牧業,從而推動國內牧業的發展。

三是要大力發展中國牧業的相關產業鏈。國內牧場今天很難享受美國牧場那種社會服務,從而投資成本增加,效率自然降低。牧場產業鏈太長,一個環節出了問題,都會成為公司自身難以應付的大問題。我們應該學習美國牧業大力發展牧業相關產業鏈,如種牛種精、獸醫防疫、飼料種植加工、小牛接生和飼養等。

四是應發展牧場裝備業。目前國內不少牧場裝備依靠進口,如擠奶設備、牛糞處理設備、草場特殊農機具等,這是國內牧場投資大的原因,我們國內應該大力發展牧業相關的產業,這也是國內PE和VC行業可以瞄準的投資機會。


六肖中特 资料更新中